免费的黄视频软件

   这就是唐小姐晚上没吃啥东西,本来食物紧缺,她晚上只吃了半块巧克力,所以只是干呕几下,终究没东西可吐。

   那点巧克力经过几个小时的时间,早就被她的身体吸收了,空空的胃里除了胃液,再吐不出别的东西。

   四具干尸倒地,沙地恢复平静,我盯着沙子看了一会儿,没有别的动静。

   “这四个是打头阵的。”我抽出铲子,用沙子将四具干尸的头给埋起来,这倒不是我有多好心,只是怕唐小姐再看它们两眼会把胆给吐出来。

   “排水沟里没尸体吗?你出来的时候怎么不吐,是不是故意报复?”我记得她和陈清寒他们从排水沟里出来的时候,也是从地上的尸体堆里跨过去的,当时她可是一点不良反应没有。

   “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很恶心。”唐小姐的声音听着发虚,似乎是真的很难受,连跟我斗嘴的心思都没有了。

   “别是病了吧。”好些天没正经吃东西了,如果是肠胃不好、或本来就是胃病的人,经过这番折腾,肯定会犯病。

   “没事,继续走。”

   “不成啊,这四个只是打头阵的,咱不知道它们到底有多少同伙,那么大一只虫子,骨头都快啃光了,你想想,数量怕是不会少。”

   “那怎么办?”

   唐小姐这是第二次问这个问题,我原本以为她是个特别有主意的人,没想到她遇事就没主意了。

   “咱得在附近转悠转悠。”我忽然想起一个地方,是迈克在选扎营地的时候提过的一个地方。

   制服元气少女郊外旅行图片

   在我们选定挖坑的岩洞做营地前,迈克曾提过另一个岩洞,那里刚开始也是扎营的地点之一,后来他在那捡到一个记录本,本子上说洞内发生了很可怕的事,警告后来者不要进去。

   迈克便领着他的队员调头去了我们挖坑的那个洞,他也不知道那个洞里发生了什么,只是相信前面留信息的人不会说谎,既然是警告,当然要避开。

   现在恶灵已经死,幻象消失,没准儿那洞里的危险也消失或减半了,我背着唐小姐调转方向,朝那个洞的方向走去。

   那岩洞所在的地方并不需要看星星辨认,因为有岩洞的那座山,形状犹如牛角,迈克叫它牛角岩,距离我们不算太远,有夜视能力的话,可以在西北边方位看到一个牛角的影子。

   “你要去牛角岩?”唐小姐虚声问。

   “对。”

   “可是向导说过,那里发生过非常可怕的事。”

   “怕啥,你胆子这么大,敢一个人偷偷在夜晚的沙漠中跟踪要毁灭地球的人。”

   “我现在很难受,帮不上你的忙。”

   “你什么也别做,就是帮我的忙。”

   “哼。”

   哼就表示同意了,我加快脚步,一边注意着沙地的动静,一边向牛角岩快速移动。

   现在我们已经改变行进方向,可四周仍然听不到别的动物活动的声音,诡异的寂静像一张网,从四边围住我们。

   离牛角岩没多远的时候,唐小姐又开口说道:“你看,它像不像一只号角。”

   “以前的号角不就是用牛角做的?”我觉得她在说废话,兴趣缺缺地应了句。

   “你觉得,它能吹响吗?”唐小姐像是没听到我的话,轻声低喃。

   “那得看谁吹啊,泰坦巨人肯定能。”

   “是啊,存在过,总会留下痕迹。”

   “不妙啊。”我忽然意识到情况不妙,抬手摸了摸唐小姐的额头,抹到一手的冷汗。

   在这沙漠里生病,那是要命的事,我二次提速,小跑着奔向牛角岩。

   迈克说的那个岩洞很好找,因为它曾经是个旅游景点,因为洞内有一些很古老的符号和图画,被认为是袋鼠大陆古人类留下的遗迹。

   以前有学者来拍过照,到当地采集资料,后来不了了之,谁也说不准它到底是不是古迹,还是后人的胡乱涂鸦。

   当地正府部门也不重视,只有旅行社爱拿它做做文章,招揽游客。

   我背着唐小姐来到岩洞外边,洞口被石头堵住了,我把唐小姐放到洞口旁的空地上,问她感觉怎么样,到底哪不舒服。

   她说肚子痛,我去按她的胃,她说不是胃痛,是下腹痛。

   我视线移向她的小腹,这一看不得了,我看看她、看看她的肚子,视线来回转了两圈儿。

   “怎么啦?”她脸色发白,平躺地上,连自己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。

   “你……怀着娃进的沙漠?”我不太确定地问。

   “你在胡说什么,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?”

   “我没开玩笑,你肚子鼓起来一个包。”我也解释不了自己看到的,便扶着唐小姐的脖子和后背,让她坐起身自己看。

   她的小腹鼓了起来,除去这几天吃胖的可能,那就剩下怀孕和肿瘤两种可能了。

   别的可能也有,只是我晓得的就这么三种原因能让肚子变大。

   唐小姐见状比我还懵,她惊恐地看向我,好像在等我给她一个解释。

   这事如此离奇,我实在想不出能让她安心的解释,唐小姐啥身材,上次她穿短裙的时候我见过,没有一点小肚楠。

   身材纤细苗条的人,肚子鼓出来看着特别明显,就像秃子头上的虱子。

   “我觉得这种情况,你需要的是专业的医生。”

   “我好像……”唐小姐双眼放空,虚望着夜空,轻声说:“忘了什么事。”

   “再坚持坚持,你别现在就回光返照,忘了什么事不要紧,先保命。”

   “冷芙蕖,你见过红色的雪吗?”

   “没有,你看见了?别管它,那是你的幻觉,保持清醒。”

   “是嘛……”唐小姐脸色越来越白,声音越来越弱,看起来随时可能休克。

   几秒钟后,她缓缓闭上眼睛,而她的肚子比刚才又高了一点。

   她肚子里有东西在吸收她的生命力,我意识到这一点后,将手覆上她的肚子。

   如果只在她的肚子上烧出一个小洞,会不会造成她失血过多?我没有把握。

   业火从来都是杀敌用的,不是救人用的,如果要杀死她肚子里的东西,要烧穿的不止她的肚皮,还有她的内脏。

   “啊……”

   正在我要下手还没下手的时候,唐小姐忽然睁开眼睛,她的眼睛里全是红点。

   “我没事,感觉好多了。”她的呼吸已经没刚刚那么急促,汗也止住了。

   我看看她的肚子,没有继续增长,现在看着就像怀孕四个多月。

   她穿的裤子是松紧带款,没有腰带勒着,隆起的小腹看着已经不像吃胖那么简单了。

   咕咕咕…嘎嘎嘎……寂静的沙漠忽然响起一阵阵奇怪的叫声,这都是在我看来比较‘常见’的动物发出的叫声。

   说明包围我们的死寂已经退去,我望向四周的黑暗,又看看唐小姐的肚子。

   “救命…救……命……”一个微弱的声音夹杂在动物的叫声中。

   我扭头看向岩洞的洞口,声音好像是从洞里传出来的。

   我看看四周的黑暗、又看看唐小姐,最后又看向洞口,这到底什么情况?

   能喊救命的不一定都是人,以前我们就遇到过能模仿人类发声,引人去送死的生物。

   迈克捡的小本本上写,进岩洞的队伍已经全军覆没,扔出这个本子,并且封堵洞口的人也已经中毒、无药可解,她用生命中最后的一点时间,浮皮潦草地写下警告,然后将剩余的力气全用在搬石头堵门上了。

   小本本的主人是位女性探险家,还是位昆虫学家,她将在死亡区内遇到的昆虫都记录下来,其中却没有我们遇到的那种飞虫。

   城内城外的生物间本来没啥交集,如今古城消失,核心能量被收起来了,城内的生物才飞出来。

   我凑到洞口边上仔细听,呼救的人嗓子沙哑,声音微弱,这种情况下也听不出是男是女。

   “里面有人吗?”我问。

   “救……”

   “1加1等于几?”我用外语重复了这个问题三遍。

   虽然有些生物能模仿人声,但它们不会算算数啊,所以问名字不如问加法。

   “2……”里面的声音停了一会儿,才缓缓回道。

   算1加1用这么久,我一边腹诽,一边开始挪洞口的石头,我把上部分的石头挪掉三分之一,露出一个口,打亮手电照进去。

   要是别的活物,受到光的刺激会给出激烈的反应,人类则不太会。

   我踮脚瞪眼往里看,发现在离洞口不远的地方趴着一个人,看她姿势是从洞内向外爬,爬到那个位置可能没力气了。

   这人扎着马尾,头发应该染过,红一绺蓝一绺,只是在发尾能看到这种染色的头发。

   她面朝下趴着,不知道是不是连抬脖子的力气都没有,我用手电光照向她的头,故意用光晃来晃去刺激她,看她有什么反应。

   可她什么反应也没有,像是看不到有光照着她。

   我捡起一块小石头,扔进去砸中她的肩膀,像这种不知对方是不是活人的情况,我不敢完全打开洞口,怕她只是装虚弱,万一等我打开洞口,她跳起来冲出来,外边地上还有个没有还手之力的唐小姐呢。

   女人缓缓抬起头,显得异常艰难,她的样子已经造得人不人鬼不鬼了,说她是丧尸我都信。

   “救……命…”女人看着我,她的指甲长得老长,眼圈青黑,但她的视线僵直,似乎是看着我,又像是没看见我。

   我突然意识到她可能是失明了,盲人在看人的时候,就是这种样子,她可以通过声音判断我所处的大概位置,却无法真正做到精准定位,比如直视我的眼睛。

   “有人?”唐小姐确实看着比刚刚好些了,她侧过头看向这边。

   “不知道是不是活人。”或者说,一个人被困在岩洞里,有没有可能活几个月。

   如果食物和水充足,这个人又有足够的药品,并且身体健壮的话,活上一年也是有可能的。

   “她不是喊救命了?”唐小姐困惑地望着我。

   “啧,会喊救命的不一定是活人。”

   “那你打算见死不救?”

   “你的问题怎么那么多啊,把她弄出来,她要是把你弄死呢?”

   “有你在,她伤不到我。”

   呀…我这思想上的鸡皮疙瘩掉一地,“你能不能不要把信任的话说得这么肉麻?”

   “不止屁话多、事儿还多,赶紧救人吧。”

   我不和病人计较,挪开洞口的石头,戴上手套把地上的女人拖出来。

   这是杜医生在我出来前再三嘱咐的事,要求我触碰其它东西前必须戴手套,她是因为之前石化感染的事对这种事十分忌惮。

   女人在岩洞内待的时间不短了,有没有感染上什么奇怪的细菌病毒尚未可知,我沾到没事儿,就怕回去之后传给杜医生他们。

   我把女人身上缠上绳子,像拖唐小姐那样把她拖到洞外的空地上。

   外面有新鲜,但不知道干不干净的空气,我给女人倒了一瓶盖的水,这水是汪乐他们给我凑的,而我用不上。

   女人看起来比饿了一年的丧尸也强不到哪去,一瓶盖水远远不够她喝,但这水只是给她润嗓子用的,并不是解渴。

   唐小姐出来没带水,我得省着点水给她喝,现在她正躺在沙子上,看着外国女人,对我说:“她看起来很虚弱,不像会暴起伤人。”

   “嚯,记得迈克说过什么吗,小本本的主人中毒了,命不久矣,那支队伍里只有一位女性成员,就是小本本的主人,那位昆虫学家。”

   我的言外之意就是,现在在我们面前的这个,就是小本本的主人,一个本该死去很长时间的人。

   她的队伍早于迈克他们进入这片区域,所以她被困的时间可不短了,即使没有中毒,想活下来也相当困难。

   何况还是中毒的人,我给她一口水喝,是想听听她怎么说。

   女人喝过水,又要吃的,我给她半块饼干,这东西味道还行,杜医生说里面添加了人体每日所需的维生素和铁锌钙等营养成份,简单来说就是吃不饱,但能维持生命。

   “吃饼干的总是人了吧。”唐小姐继续说。

   “你呀,太年轻。”我语重心长道。

   fpzw

Copyright Themeglory. All rights reserved. | Powered by Themeglory